思香知故事思香知故事

歡迎光臨
我們一直在努力

很污很污的小說 微微和肖奈高H

如果講了,依照蕭默的辦事風格,葉少堂必死無疑,而顧君揚已經死了,她真的不忍心讓他唯一的弟弟也跟著……

但是,倘若她不講,那萬一……

顧青真的矛盾糾結得想要撞墻,不安地撕扯著被子。而她這個動作看在蕭默眼里明顯是在找托詞,所以,她接下來說的話,他不能相信,而答案就是她話語的否定。

比如說,她說不知道,那么就是知道。

顧青猶豫了好久,她才鼓足勇氣說道:“我不太確定,房間當時很黑,我什么都看不見。唯一能確定的就是他的聲音……”

“意思就是不知道對吧?”蕭默冷不伶仃地問道。

顧青的小腦袋點得跟個什么一樣。

蕭默冷冷一笑,懶得再看她一眼,轉身就朝外走去。

而顧青見蕭默好不容易才進來一次,她激動得趕緊坐起身,她喊道:“蕭默!”

蕭默的步子一頓,微微轉身。

“……那個……”顧青細細的眉頭都快擰成麻花了,這種場合最不適合提那種事了。不過,遲早都要問,她還是早死早超生吧,“那個……你什么時候放了我爸和秦楓?”

蕭默淡淡瞥了她一眼,轉身就往外走,卻是一邊走一邊說:“想我放了他們?!妄想!”

聽了這話,顧青覺得有一盆涼水“嘩啦啦”一聲從頭淋到腳,狼狽得不堪入目。

微微和肖奈高H
微微和肖奈高H

蕭默走到門口,步子猛然一頓,他突然再次開口:“如果你表現得好,或許……我會放過他們!”

蕭默走到門口,步子猛然一頓,他突然再次開口:“如果你表現得好,或許……我會放過他們!”

一聽這話,顧青的眼睛一亮。

不過不到三秒,隨即又暗了下去。她太了解這個男人了,他口中的表現得好,大多數是跟他上.床……

而蕭默似乎看穿了她的心思,他冷冷一笑:“對我來講,你現在來爬上我床的資格都沒有!”

說完,蕭默直接大步離開,留下一臉怔怔的顧青,半天都沒緩過神。

等到顧青從他話語中明白過來,她有些哭笑不得。

氣憤的咬牙切齒地說道:“什么叫連爬上你的床資格都沒有?!吖的,你未免也太看得起你自己了!”

顧青氣得不停抬起手掌扇風,動作太大,扯到了脖子上的傷口,她痛得嗷嗷大叫起來。

三天后,顧青終于得到蕭默的命令了:當他的私人助理。

說好聽點是他的助理,說難聽點就是他的狗腿子。

她真的很不想答應,但是想到那么多條人命都系在她身上,她不得不放下身段,卑躬屈膝臣服在他腳底下。

她的辦公室就在蕭默辦公室的隔壁。

蕭氏,她并不陌生,以前她雖然不常來,但是四年的時間,沒幾百次也有幾十次吧。

她穿著職業裝,打扮得嚴肅,儼然一個白領。其實,她這種打扮是她在F市這幾年打工生涯中最常見的裝扮。

思香知故事

首頁
利来w66首页 - 利来官方网站w66利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