思香知故事思香知故事

歡迎光臨
我們一直在努力

攻愛吃醋的黃文 饑渴難耐好想要

明亮輝煌的包間里,燈光刺得人眼有些睜不開,不過越是這樣,你就會覺得心頭有些東西在蠢蠢欲動。

我跟米粒躲在暗處,看著秦莎莎忐忑地把賬簿交給了此時左擁右抱的金大賴,金大賴隨意翻了幾頁,就把賬簿給了一邊抽煙的白雪。

白雪還是那么精明能干,接過賬簿仔仔細細地翻了起來,邊翻還邊用一個計算器在一邊計算著,還拿筆在紙上記著什么,可是越是算到后頭,她臉上流露的神色就越發難看,這讓站在一邊的秦莎莎如坐針氈,小腿肚子都開始在發抖。

米粒推了我一下癟癟嘴跟我說著這個秦莎莎沒出息。

我有些嘲諷地說著,“她啊,就是一只紙老虎,如果稍微有些心計,也不會讓白雪把人基本都給帶走了,就留下金足一個空殼子在這里。”

米粒點點頭,不過她很快又問起了我下一個問題,這么做會不會心軟,她可記得我當初跟那金明皓還有一腿,這我真要是這么做了,金明皓會不會恨我?

“我做的這一切,主要是針對金大賴,跟金明皓沒關系。”雖然嘴上這么說著,可是在想起金明皓的時候,心底確實有些愧疚。

從上次在跟虎老大對峙的時候一別,我就再沒有見過他了,童雅西死了,他的婚禮當然也取消了,聽說他傷好之后就一直在家呆著,什么地方也不去,整日萎靡不振的。

攻愛吃醋的黃文
攻愛吃醋的黃文

我有想過要不要去看看他,但最后還是作罷了,我不知道去了該說什么,也不知道去了怎么面對他,本來我們就不是應該有交集的兩個人,對童雅西的事我不是沒有愧疚,但事情已經到這步了,也只能這樣了。

此時白雪剛剛看完賬本,用力把賬本往地上一扔,然后罵著秦莎莎廢物。

金大賴很難看到八面玲瓏的白雪發這么大的火,也意識到有什么不對勁了,點了一只雪茄,讓身邊的姑娘都退了下去。

秦莎莎看著人都陸續退了出去,頭上都沁出了汗珠,尤其是當四周的環境安靜下來的時候,她更是心虛地朝我們這邊看了一眼。

白雪給自己點了一根修長的女士煙,藍色的指甲在煙頭明滅的照應下顯得格外性感,她翹起了二郎腿,看著秦莎莎一副老板娘的模樣問著秦莎莎到底怎么回事,為什么金足這個月不僅沒有賺錢,還往外貼了兩萬?

相比起白雪的氣急敗壞,一邊的金大賴倒淡定不少,掃了一眼被白雪扔在地上的賬簿,只是有些驚訝地問著,“賠了兩萬?”

白雪一聽就更起勁了,急忙說著,“是啊,賠了兩萬,從金足開張到現在從來沒有出現過這種情況,現在有哪家會所,不賺錢,光賠錢的?秦莎莎啊,你真是奇葩啊,你是豬嗎?好好的一個浴足城竟然讓你管著給虧本了。”

白雪特別強調賠了兩萬這個事,突然給我一種感覺,這白雪像是故意的一樣,一邊的秦莎莎委屈地不行,聽白雪這么說,咬住了牙齒,低著頭一句話不敢說。

思香知故事

首頁
利来w66首页 - 利来官方网站w66利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