思香知故事思香知故事

歡迎光臨
我們一直在努力

啊~好大~我要 揉捏21p

你為什么要這樣騙盲人啊?楚娉婷小聲的在張潤揚的耳朵邊好奇的問道。

到時候你就明白了。張潤揚神秘一笑。

楚娉婷點點頭,也不再多問。然后想著自己還有事兒就先回去縣衙后院處理去了。

待衙役把那盲人的兒子李鐵尋來后。

李鐵的祖父剛死,是以,他身上還帶著孝。

李鐵面對著盲父頓時覺得驚慌害怕,張潤揚瞧著他的樣子有些反常。

張潤揚心中有了一些計較,于是他又告訴他:有話早些說,以后就不得見面了。

盲人只是流淚,過了好久才告誡他的兒子李鐵道:以后要好好做人,別掛念你的父親;你的父親已經瞎了眼睛,不值得掛念了。

聞言,李鐵面色愈加驚慌。

張潤揚命令他暫且退下。稍過會兒,便把他帶上堂來,板起面孔對他說:你打死了你的祖父,又讓瞎了眼睛的父親來抵罪,犯了兩重逆倫罪!你父已供出了實情,你若不從實招來,將把你處以極刑!

李鐵驚慌地說:草民的父親自愿認罪,可不是草民的主意;打死祖父,確實是草民干的。這件命案就此定了下來。原來李鐵對祖父不喜歡他的父親而喜歡他的叔父感到氣憤,所以打死了祖父。

這個案子了結后,楚娉婷問張潤揚說:這是根據什么斷定的?

張潤揚說:盲人在盛怒之下打人,拿起磚頭亂砸,怎么能三道磚痕并列一起,傷痕的長短也都相差不多,而不錯亂呢?勘驗時心里已對此懷疑,所以叫他的家屬來和他訣別,希望從中發現實情。他的兒子果然面色大變,我就有意利用他驚慌不安的心理審問出實情罷了。

啊~好大~我要
揉捏21p

潤揚你果然觀察入微,好生厲害。楚娉婷笑著贊嘆道。

你不是也發現了疑點嗎?張潤揚伸手拉過楚娉婷的手放在掌心里細細研磨,勾了勾唇說道。

是啊,我覺得李老頭身材瘦弱,不像是殺人犯,故而心中存了疑惑,如今真相大白,疑惑消解了。對了,三哥剛才捎口信來說他臨走前要帶著三嫂來見我們,你說咱們是不是不好讓他們白來?楚娉婷笑道。

娉婷莫不是有什么賺錢的好主意?張潤揚和她相處的已經很有默契了,能聞弦歌而知雅意。

我想和三嫂做生意。你覺得好嗎?楚娉婷問張潤揚。

三嫂娘家是皇商,你要和她做買賣也好,你也算幫助三哥他們發家致富呢,我看行。張潤揚點點頭,唇間揚起一抹淺笑,贊成道。

那我這就開始去準備了。楚娉婷笑著說道。

你想給你三哥和三嫂做什么好吃的?張潤揚好奇道。

你先別問了,反正好吃的少不了你。對了,潤揚,你別偷偷的把肉丟給老黑狗吃。楚娉婷嘆了口氣,原想著給老黑狗減肥,誰料老黑狗到了滸縣縣衙非但沒減肥成功,還越長越胖,說到底還是因為張潤揚暗中丟肉給它吃的緣故。

思香知故事

首頁
利来w66首页 - 利来官方网站w66利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