思香知故事思香知故事

歡迎光臨
我們一直在努力

大手抓著胸前柔軟 嗯~啊~教練~啊~不要~啊~

陳姐搬進了阮小溪的家里,替她照顧阮點點,也算是彌補自己做母親的遺憾。而阮小溪可以更加努力地去工作,養活這個家。

這些不愉快甚至不幸的經歷涌上阮小溪的心頭,也讓陳姐再次想起自己走失多年的兒子,還有那段慘痛的經歷。

看到陳姐轉身的時候已經紅了眼眶,阮小溪趕緊站起來跟了出去。

阮少安不知道她們發生了什么事情,只是有一種隱隱的擔憂。曾寶琴跟個沒事人似的,繼續吃飯。

俗話說,世界上的幸福都是一樣的,但是不幸卻有千萬種,趕巧被陳姐和阮小溪都遇到了。

陳姐回到房間里,坐在床邊抹眼淚兒。丈夫的意外身亡,還有孩子的走失,是她一輩子的傷痛。

這些年來,有阮點點在身邊慰藉她,才好過一點點兒。

“陳姐,對不起,我讓你傷心了。”阮小溪抱歉地說著,替她擦干眼淚。

“你說哪里的話,哪能怪你,是我最近不知道怎么的,總是想起以前的事情。”陳姐趕緊裝作無所謂地說道。

“您放心,只要孩子還活著,只要我們不放棄尋找,早晚會找到的。”阮小溪安慰陳姐說。

有時候阮小溪就在想,孩子可能不在這個世上了,但是為了給陳姐活下去的勇氣,她總是安慰陳姐說,孩子被好心人收養了。

母子情分是天生的,如果孩子知到自己不是親生的,一定會回來找她的親生母親的。

大手抓著胸前柔軟
嗯~啊~教練~啊~不要~啊~

“好了小溪,我沒事,你不要安慰我了。你現在出去工作,我真的很擔心。”陳姐真的是為了阮小溪母子*碎了心。

“你放心,我又不是第一次生孩子。這一次我會更加小心的,等到快生產的話,我就休假,不出去工作了,這下子您該放心了吧。”阮小溪保證道。

“那好吧。”陳姐只好點頭了,她心里也清楚,這么大一家子要等著吃飯,阮小溪不出去工作,大家都只能挨餓了。

如果她可以替阮小溪出去工作,那一定當仁不讓。只是這么多年,她都在家照顧阮點點,沒有在工作了,現在即使想出去工作,恐怕早已經被這個環境不容納了。

“我的孩子就是你的孩子,沒有你,就沒有我和孩子們,以后還要麻煩您照顧這只小的呢。”阮小溪說著將陳姐的手放在自己的肚子上。

陳姐在阮小溪的肚子上摸來摸去,突然眉開眼笑地說:“她動了,這個小的會動了。”

“真的嗎?”阮小溪也趕緊去感覺胎動,可惜只有那一下,就安靜了。

這個意外的小生命,讓他們暫時忘卻那些不開心的事情,讓她們重拾生活的希望。

喬奕森在家里面干著急,就是被安初檬纏著,脫不了身。

中午趁著安初檬午睡,喬奕森悄悄地從她的身邊起來,然后躡手躡腳地走出房間。

思香知故事

首頁
利来w66首页 - 利来官方网站w66利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