思香知故事思香知故事

歡迎光臨
我們一直在努力

比較污的小說情節 難受嗎自己擠出來

回到房間,程可歆本想拿一條毛毯給他蓋上,但是顧遲之前說的話又在耳邊想起,“可歆,你還是在乎我的,心里還是有我的對不對?”

將毛毯又放回原處,程可歆關門睡覺了。算了,自己還是不要多管閑事了,免得又被人誤會。

在床上輾轉反側,程可歆卻怎么也無法睡著,白天顧遲為自己擋水的畫面不停的在她的腦海中浮現。

猛然坐起身子,程可歆拿起身旁的毛毯,打開房門去了客廳。就當是報恩好了,否則他感冒的話就是自己的罪過了。

打開客廳的燈,程可歆發現顧遲正蜷縮在沙發上睡著。走到跟前為他將毛毯蓋好,程可歆發現他的頭發還是濕的,而且臉色泛著一種不正常的紅。

猶疑的將手放在顧遲的額頭上,程可歆感覺手上傳來了驚人的熱度,竟然發燒了!

意識到這一點,程可歆瞬間就慌了,這么燙,肯定是高燒,得喝藥才行啊。不然的話,人都有可能燒壞。

想到這里,程可歆急忙翻出了顧遲的手機,想要給楊佐打一個電話,問他有沒有帶治感冒和發燒的藥,可是顧遲的手機卻設置了解鎖密碼。

程可歆試著輸入了他的生日,卻被提示錯誤;又試了一下顧老爺子的生日,還是不對。

她直想把手機給他摔了,好好的設密碼干嘛呀,難道手機里還有什么見不得人的東西不成?

難受嗎自己擠出來
比較污的小說情節

平定了一下自己的情緒,程可歆不抱希望的輸入了自己的生日,卻沒想到竟然打開了,他……

程可歆心里有些動容,他還記得自己的生日嗎?

沒有時間多想,程可歆找出楊佐的號碼撥了出去,很快就有人接通了。電話那邊傳來了楊佐的聲音,“顧少,有什么事嗎?”

“楊佐,是我程可歆,顧遲他發燒了,你那邊有沒有治感冒和發燒的藥?”程可歆焦急的問道。

“有的,少夫人,你等下,我馬上就把藥送過去。”楊佐的聲音也有些著急。

“好,你快一點,他好像是高燒,身上很燙。”

掛了電話之后,程可歆跑去浴室拿了一個干的毛巾,幫顧遲擦著還往下滴水的頭發。

自己的身體不舒服都不知道嗎?竟然連頭發都不擦,就這樣在沙發上睡著了。邊幫顧遲擦著頭發,程可歆邊惱怒的想道。

擦好之后,程可歆剛打算拿吹風機來,幫顧遲把頭發吹干,就聽到門外傳來了急切的敲門聲。“少夫人,是我,楊佐。”

大步跑去開門,程可歆看見楊佐拿著藥站在門外,“快進來吧。”

“少夫人,顧少沒事吧?”進門之后,看到躺在沙發上緊皺著眉頭的顧遲,楊佐擔心的問道。

“應該是今天潑水的時候感冒了,先給他喝藥吧,要是明天還不退燒的話,就送他去醫院。”接過楊佐手里的藥,程可歆仔細閱讀著說明書。

思香知故事

首頁
利来w66首页 - 利来官方网站w66利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