思香知故事思香知故事

歡迎光臨
我們一直在努力

我要 流水 浪 嬌喘 插 都市小說比較污

“少夫人!”幾個人只是站在原地,聽見命令也不肯做事。

趙落花都快急死了,“愣著干什么,快點把狗送回去。你們還真想殺狗不成!”

下人知道趙落花在家里的地位,不敢違抗命令。試圖靠進高加索的時候,狗又是一陣悲鳴。

趙落花心都快碎了,“看見沒?這狗都被你們折磨成什么樣了,還是人不!”

“少夫人,沒有少爺的命令,我們不敢!”

趙落花看了一眼狗,雖然看不清傷口,不過看那樣子也應該是受傷了。淚水也是沒忍住,“對呀,這是程千鈺的地盤,我說話又有什么用呢!”

“那少夫人,麻煩您讓開,拉狗的車已經開到門外了。”

趙落花護在狗身前,“我倒是想要看看,到底是誰,連一只狗也不想放過!”

程千鈺聽到外面間歇的吵鬧聲,他出現在事發地點,下人立即過來打傘,“別吵了。”

他這幾天這么平靜,趙落花甚至都忘了,當初跟自己恩斷義絕的時候,也是這樣一副狠心的嘴臉。這些天在程千鈺身邊,總是會被迷惑。

“程千鈺,你把狗放了,立即帶它去寵物醫院。”

“趙落花,你以什么身份在跟我說話。立即,是在命令我嗎?你是一個陌生人,還是只是我兒子的母親。”

趙落花最討厭程千鈺拐彎抹角,咬文嚼字,“你別管我用什么身份,你對一個狗這樣,和*有什么區別?”

都市小說比較污
都市小說比較污

“如果不是這個家里的女主人,我的妻子,你就沒有權利命令我。”

又是一個炸雷,雨又下大了幾分。在趙落花能掌控的時候,她演戲是有目的的,現在當著這么多下人的面,她沒辦法屈服。

“總之,我不會讓你把狗帶走。”

程千鈺還就真不信了,立即命令下人,“去把那只狗給我殺了。”

看著程千鈺紅著眼睛,面露殺機的樣子,趙落花覺得對他很失望。眼前的這個人,長得和程千鈺一樣,但是卻不是他。

趙落花蹲下保住畢加索,“誰也不能動她。”

下人們沒有得到程千鈺的命令,自然不會停手。趙落花敵不過那么多人,最后還是被拽開。

被‘請’到一邊,趙落花又不放棄的過去。就算是爬回去,她也不能就這么放棄一條生命。

不心疼是假的,可是程千鈺想趁著這個機會,讓趙落花認清他的絕對權威,更是一種警告。

狗還是被拖走了。聽著它嗚咽的聲音,趙落花真恨自己無能。

自嘲的笑著,趙落花覺得自己就是個傻逼。明明被人威脅著,寄人籬下,有時候竟然還會考慮是否說出小離的存在,是否和他重歸于好。

真想抽自己一嘴巴。

“行了,狗也走了,回去睡覺吧。”

對于程千鈺的云淡風輕,在趙落花的意料之中。雨停了,她抱著自己坐在地上,一言不發。

思香知故事

首頁
利来w66首页 - 利来官方网站w66利来